本案应交由中国篮球协会体育仲裁机构先行调解和仲裁-夷陵区新闻
点击关闭

上诉人民法院-本案应交由中国篮球协会体育仲裁机构先行调解和仲裁-夷陵区新闻

  • 时间:

新版限塑令出台

委託訴訟代理人:焦潔(焦泊喬母親),女,1974年7月8日出生,漢族,東方航空公司職員,住西安市蓮湖區。公民身份號碼:×××。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如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且雙方在《國內球員聘用合同》中約定,「球員與俱樂部之間有關本合同的解釋和履行的任何爭議,任何一方可向中國籃球協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據此,原告應就本案向中國籃球協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可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裁定如下:駁回原告焦泊喬的起訴。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解放路38號汾酒賓館三層302房。

早就今年的三月份,山西隊通過官方社媒發佈公告稱,俱樂部簽約球員焦泊喬無正當理由拒絕服從俱樂部安排,不參加CBDL聯賽,經多次勸說無效,被俱樂部無限期停賽,隨後,焦泊喬對山西俱樂部提出了訴訟,5月10日第一次開庭審理焦泊喬訴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有限公司勞動爭議一案。

上訴人(原審原告):焦泊喬,男,2001年9月2日出生,漢族,無業,住西安市蓮湖區。公民身份號碼:×××。

上訴人焦泊喬與被上訴人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有限公司勞動爭議糾紛一案,不服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2019)晉0106民初1630號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於2019年10月11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焦泊喬委託訴訟代理人焦潔、王寧,被上訴人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有限公司委託訴訟代理人張凱敏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焦泊喬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請求法院依法確認解除原告與被告簽訂的2017年9月3日至2021年9月3日期間的《國內球員聘用合同》及《國內球員聘用合同補充合同》;2.本案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二、本案指令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審理。

二審中,上訴人向法庭出示中國籃球協會對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來函的回復函,其中提到「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原山西汾酒籃球俱樂部)」未按《中國籃球協會註冊管理辦法》第二部分第二節第六十五條規定,向中國籃球協會提交和辦理焦泊喬的註冊申請,故此目前焦泊喬尚未完成在中國籃球協會的首次註冊手續。儘管焦泊喬與俱樂部簽訂了非正式的培養合同,但這份合同也未在中國籃球協會技術部備案。雙方就新合同未達成一致,若存在爭議,當屬於簽約主體間的合同糾紛。被上訴人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認可該函的真實性,但認為雙方糾紛應先行調解、仲裁。

裁決書如下: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

(2019)晉01民終6320號

上訴人焦泊喬上訴請求:請求貴院依法撤銷(2019)晉0106民初1630號民事裁定書,指令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審理。事實與理由:《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規定,「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就本案而言,糾紛並非是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而是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系一般勞動合同關係,是履行雙方簽訂的《國內球員聘用合同》及《國內球員聘用合同補充合同》中發生的糾紛,一審法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規定,認定雙方系競技體育活動裁定駁回上訴人的起訴適用法律錯誤。二、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約定的向中國籃球協會申請調解並非提起訴訟的法定前置條件,中國籃球協會2019年3月21日向被上訴人出具回復(籃協字[2019]186號),第一條中已經明確表示:「儘管焦泊喬與俱樂部簽訂了非正式的培養合同,但這份合同也未在中國籃球協會技術部備案。雙方就新合同未達成一致,若存在爭議,當屬於簽約主體間的合同糾紛」。一審法院駁回上訴人的起訴明顯無任何事實及法律依據。三、本案系勞動爭議糾紛,上訴人在向一審法院起訴之前,曾到山西省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申請仲裁,在收到晉勞人仲不字[2019]第161號不予受理通知書後,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一審法院作為對本案有管轄權的法院依法應對本案進行審理。綜上,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支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維護上訴人的合法權益。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為雙方糾紛是否應由人民法院審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體育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糾紛,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雙方也就此在合同中進行了調解的約定,但中國籃球協會對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來函的回復函中,明確載明雙方之間的糾紛因上訴人未註冊及雙方合同未備案,雙方之間屬於簽約主體間的合同糾紛,雙方糾紛已經中國籃球協會處理未果,本案上訴人向法院起訴並未違反法律規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國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二條規定,裁定如下:

12月11日訊 近期,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了一份焦泊喬與山西官方勞動糾紛的二審裁決書,結果顯示二審法院撤銷了一審的民事裁定,並指令一審法院審理此案,焦泊喬此前與山西男籃簽訂的是非正式的培養合同,該合同未在中國籃協技術部備案,焦泊喬亦尚未完成在中國籃協的首次註冊手續。

一、撤銷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2019)晉0106民初1630號民事裁定;

法定代表人:裴艷,執行董事。委託訴訟代理人:張凱敏,北京華貿硅谷(太原)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託訴訟代理人:王寧,陝西卓煌律師事務所律師。

(編輯:姚凡)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被上訴人山西國投職業籃球俱樂部有限公司辯稱:一、一審法院認為對本案勞動爭議無管轄權(主管權)正確,上訴人作為專業運動員,應按照體育法的規定,首先依據由體育仲裁機構負責調解、仲裁。答辯人認為法院對本案並無管轄權,所以本案應交由中國籃球協會體育仲裁機構先行調解和仲裁。二、答辯人與被答辯人之間的糾紛屬於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的糾紛。依照法律規定,本案應由體育仲裁機構仲裁、調解,由於涉及體育運動的專業特點,不同於一般的勞動爭議,所訴糾紛不屬於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範圍,因此法院對本案並無管轄權。被答辯人所說不是競技比賽中的糾紛就不屬於競技體育活動中的糾紛,沒有事實依據。本案上訴人焦伯喬為想去其他俱樂部打球,不願參加俱樂部為其安排的CBDL比賽,擅自離隊,是在競技體育活動中發生的糾紛,因此,本案完全屬於體育法所說的經濟體育活動中發生的糾紛,鑒於中國籃協仲裁委員會的體育和法律的專業性應該首先由該領域權威的中國籃協負責調解或仲裁。三、關於2019年3月21日中國籃協出具的(籃協字[2019]186號)回復的法律意見。我們已經和焦伯喬建立合法有效的培養合同,合同本身沒有正式不正式之分,備案不是生效要件,法律沒有規定備案才生效,中國男籃應該尊重體育法規定和俱樂部的抉擇。四、焦伯喬提出的合同解除事實和依據,不符合合同法的合同法定解除和約定解除的條件,法院不應支持其訴訟請求。五、合同備案並非合同生效的前提,答辯人與被答辯人之間通過《國內球員聘用合同》已建立了專業運動員與職業俱樂部之間的特殊勞動關係,答辯人享有對被答辯人的首次(優先)註冊權,雙方均應踐行合同內容。綜上,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民 事 裁 定 書

今日关键词:婴儿灌肠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