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pk10走势-药智新闻
点击关闭

利松成都-成都多场“Plogging活动的组织者鲁利松说:-药智新闻

  • 时间:

美的回应被买爆

【編輯:葉攀】

Plogging,來源於瑞典語,是「撿垃圾」(plocka)和「慢跑」(jogga)兩個單詞的合成。它的產生,與一個名叫埃里克·阿爾斯特倫的瑞典人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如果你也在成都街頭看到這樣一群人,請不要感到奇怪。他們正在進行的,是一項風靡全球的健身方式——「Plogging」。這是一種集慢跑和撿垃圾於一身的運動,也是運動愛好者發起的公益環保運動。「這是一項很有意義的活動,做得越久,越想繼續做下去。」成都多場「Plogging」活動的組織者魯利松說,自己在活動中收穫了不少樂趣。

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李雨心

年輕人流行撿垃圾?對頭,人家玩的是時尚運動

成都年輕人愛上「Plogging」,希望更多人關注環保

從今年9月份開始,魯利松以每周一次的頻率組織着Plogging活動,他以自己經營的青年旅舍為根據地,號召本地年輕人參與到這項潮流且環保的運動中。於是,每到周五的晚上,人們都能在成都的街頭看到這樣一群年輕男女,他們手裡拿着塑料瓶用來裝撿起的煙頭,又用大型的編織袋裝起被人們丟棄的包裝紙、煙盒、果皮等垃圾。「除非下雨,我們每星期都會定期舉行Plogging活動,來參加的都是20-30歲左右的年輕人。大家都很喜歡接觸新鮮事物,也勇於去嘗試。」魯利松說。

2016年,他從外地搬回首都斯德哥爾摩居住,但剛到首都,就被城市裡大量的垃圾驚呆了。埃里克·阿爾斯特倫本身是一位慢跑愛好者,被城市的景象觸動后,他開始嘗試邊跑步邊撿垃圾,同時還叫上朋友一起參与拾荒慢跑。慢慢地,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他的步伐,帶「Plogging」標籤的帖子在社交媒體上被瘋轉,由此有了這項風靡全球的健身方式。

「90后」魯利松,是成都Plogging活動的參与者,也是組織者。

12月7日,初冬的成都街道,銀杏樹一片金黃。在四川大學望江校區一條種滿銀杏樹的大道上,比醉人的風景更吸引人的,是樹下三五成群的年輕男女,只見他們每人戴着白手套,一隻手拿着鑷子,另一隻手握住裝着煙頭的塑料瓶。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地下,不時彎下身用鑷子夾起道路縫隙中的煙頭和廢紙。因為行為太過顯眼,他們吸引了這條路上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成都90后,每周組織一次Plogging

隊伍壯大,從8個人到160個人

每次活動結束后,魯利松會將撿到的垃圾裝在一起,拍下稱重器上的數字,發到朋友圈。撿到的煙頭,也都被收集到塑料瓶中。一次活動下來,收集的煙頭能裝滿好幾瓶,魯利松曾用這些塑料瓶擺出「CD」的形狀,代表着「成都」。「最多的一次,我們撿了40多斤垃圾,甚至將一所大學旁一段溝渠里的垃圾全部清理乾淨了。我記得那條溝渠非常臭,垃圾一層堆一層,我們參加活動的有15個人,清理了40分鐘才清理乾淨。」魯利松說。

Plogging,從瑞典傳到多個國家

在國企工作的年輕女白領、喜歡旅遊的男青年、在企業做行政工作的都市女性、在成都留學的日本交換生……在Plogging活動中,能夠看到很多職業、性格迥異的年輕男女聚集到一起。大家在一起撿完垃圾后,還會來到魯利松經營的青年旅舍,觀看兩部關於環保或者垃圾分類的宣傳短片。當然,這個主意也是魯利松想出來的,「我不想這個活動結束了就完了,還是希望留給大家一些東西,比如說環保意識。」

Plogging的環保健康理念,在美國、德國、英國等不少國家引發越來越多共鳴,街頭紛紛出現了拾荒慢跑者的身影。中國當然也不例外,尤其在成都這座充滿活力的城市中,自然也少不了熱愛Plogging的年輕人。

當在人流如梭的街頭彎腰撿煙頭時,魯利松和他的小夥伴們總會看到周圍人異樣的眼光,甚至有人覺得他們就是一群「撿破爛」的。在組織、參加了多次Plogging活動后,魯利松陷入了猶豫。「我也不是非要組織這個活動,我也可以組織觀影類的輕鬆活動。」面對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採訪,魯利松吐露了自己的苦惱。但是,看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被這項活動影響,線上交流群由8個人變為160個人,魯利松還是決定將這項活動堅持下去。「單靠興趣,我可能沒有辦法支撐下去。但是通過參与這個活動,有年輕人開始關心環保,甚至他們也在組織相關的Plogging活動,我覺得還是有意義的。」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前一天晚上的Plogging活動中,魯利松他們第一次迎來了小朋友的參与。兩位小學生在母親的帶領下,前來參加Plogging。「兩位小朋友太有激情了,本來在活動里每次都是我撿的垃圾最多,但這次真的輸給她們了。」說到這裏,魯利松忍不住笑了。

今日关键词:2019年百家姓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