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不能因应全球经济贸易发展新趋势-大朗新闻
点击关闭

贸易全球-或不能因应全球经济贸易发展新趋势-大朗新闻

  • 时间:

法国80万人大罢工

同樣,由瑞典經濟學家俄林在瑞典經濟學家赫克歇爾的研究基礎上形成並在1933年出版的《地區間貿易與國際貿易》一書中提出的「要素稟賦論」,在承認各國間存在要素稟賦相對差異以及生產各種商品時利用這些要素的強度差異的基礎上,強調國際貿易的基礎是各國要素稟賦的互補。如果限制自由貿易,將無法實現全球要素資源配置效率的相對最優化。

中國將以2020年1月1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為契機,以法律的權威和強制執行力切實加強對外商投資合法權益的保護,放寬市場准入,優化營商環境,全面實施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允許更多領域實行獨資經營。從制度設計與執行層面實現中國與發達經濟體在市場准入和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有效對接。

但是,全球最重要的發達國家對中國自加入WTO之後在貿易規模、規則適應與全球價值鏈提升、產業競爭力和綜合國力方面的發展成就十分警惕。他們一向不願意看到甚至決不允許主要競爭對手擁有接近於他們的經濟貿易實力。即便是面對日本這樣與其同一陣營的資本主義國家,一樣要進行戰略打擊。

在一年一度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即將召開之際,這份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既是十九大以來,中央在全面深化經濟體制改革方面所做出的一系列戰略部署的階段性表達;也是在全球貿易體系處於異常不確定且世界貿易組織(WTO)改革由於該體系中負責裁決貿易爭端的解決機制上訴機構可能于年底陷於癱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隨時可能發酵的微妙時刻,中國作為全球第一大貿易國和第二大經濟體,就關乎中國和全球經濟增長、多邊貿易規則和自由貿易秩序的維護等重大問題,拿出的中國行動方案。

最後,以構建高質量融資政策框架,高標準開展「一帶一路」項目,以及參与主體的廣泛國際化,將「一帶一路」倡議培育成為廣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

[ 中國實際的貿易加權平均稅率只有3.4%,非常接近於美國的2.4%,歐盟的3%和澳大利亞的4%。 ]

[ 2018年全年進出口總額高達4.623萬億美元(全球佔比11.75%)。 ]

(作者繫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金融貿易學院院長、經濟學教授)

中共中央國務院11月19日就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給出了指導意見。在這份長達34條的指導意見中,決策層基於國際國內形勢發生的深刻變化,圍繞加快培育貿易競爭新優勢,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這個戰略目標,強調要在加快創新驅動、優化貿易結構、促進均衡協調、培育貿易新業態、建設平台體系、深化改革開放、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堅持互利共贏、加強組織實施等方面拿出實質性的改革新舉措,全面實現貿易高質量發展。並給出了階段性的目標任務,即到2022年,貿易結構更加優化,貿易效益顯著提升,貿易實力進一步增強,建立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標、政策、統計、績效評價體系。

一向懷有傲慢心態的他們,打心底里就很難認同中國的發展模式。儘管他們不是不知道目前中國出口製造產品中仍有相當一部分依然集中於低附加值領域,絕大多數行業在國際分工中仍然處於產業鏈的中低端。無論是屬於勞動密集型製造業還是高技術產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以下情況:即本土企業由於缺少核心技術和核心產品,嚴重依賴國外的技術創新,盈利水平受到限制和擠壓。所謂的貿易失衡儘管可以簡單地從數字上分析,但更應站在價值獲益的角度來解剖發達國家才是切切實實的贏家。但在他們看來,中國的發展態勢很可怕,中國在初步完成工業化和初步建成相對完善的貿易與金融服務體系后,其在國際經濟秩序改革中的訴求可能不僅僅是一種被動適應,而是基於已有的經濟力量,積極尋求參与國際經濟話語體系建設甚至重建話語體系,包括向世界提供公共產品,挑戰既有國際經貿秩序。因此,必須趁中國還不夠強大的時候,從戰略上圍堵中國日趨強大的高端製造業體系,並試圖以「市場經濟地位」、「發達國家身份」等來鉗制中國發展。

[ 在全球貿易格局面臨大洗牌,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貿易面臨外部環境處於顯著不確定的關鍵時刻,中國站在全局和戰略的高度,出台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34條指導意見。意在遠圖長慮,構築中國貿易高質量發展之路。中國將以2020年1月1日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為契機,以法律的權威和強制執行力切實加強對外商投資合法權益的保護,放寬市場准入,優化營商環境,全面實施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允許更多領域實行獨資經營。 ]

自加入WTO以來,中國在不到20年的時間里迅速成長為全球僅有的兩個GDP超過10萬億美元的超級經濟體之一,而曾長期處於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日本,其GDP規模則在過去20年的時間里一直徘徊在5萬億美元左右。在某些國家看來,中國的發展大大超出了他們的預期,是他們「一手」引領中國走向全球經貿舞台中心的。如今,全球財富中心正向中國轉移,中國正在積极參与構建區域乃至全球貿易規則。

事實上,無論是1947年成立的關稅與貿易總協定還是1995年正式開始運作的世界貿易組織,既是古典經濟學理論在現實世界的機制性表達,也是全球致力於促進國際貿易自由化,以更大限度節約交易成本的主導性力量在形成共識基礎上的一致行動。促進投資與貿易便利化,鞏固和發展多邊貿易體系,不僅是各層級市場主體節約交易成本的最有效制度安排,也是作為全球經濟三大支柱之一的世界貿易組織的「靈魂」,更由於其在國別與區域關係所扮演的核心變量角色而成為全球經濟穩定的基石。

中國需要加快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和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談判進程,以2020年達成高水平中歐投資協定為重要突破口,向全球發出中國和絕大多數經濟貿易夥伴致力於落實互惠對等原則,維護多邊主義,促進自由貿易、可持續貿易與發展的強烈信號,以此加快推動WTO改革,賦予WTO改革活力與生命力。

在堅持WTO需進行必要改革,以增強有效性、權威性和爭端解決能力的前提下,可最大限度爭取國際力量共同維護以規則為基礎、以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制。

因此,值此緊要關頭,中國迫切需要總結以往對外貿易發展的經驗,必須儘快培育一大批能夠全方位參与全球貿易競爭的種子選手,前瞻性地分析全球貿易分工與產業競爭的未來生態,在切實提高應對國際經濟摩擦博弈水準的同時,積极參与國際貿易新規則的制定,更應深耕核心技術的研發與自主品牌的國際化推廣,確立並鞏固出口產品的高增值和高技術發展導向,全力提升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另一方面,在積极參与資本與技術要素密集的製成品乃至中間品生產的同時,大力發展中國的服務貿易,優化中國的貿易結構,進一步提升在全球貿易價值鏈中獲益程度。

構築中國貿易高質量發展之路因此,在全球貿易格局面臨大洗牌,中國經濟發展和對外貿易面臨外部環境處於顯著不確定的關鍵時刻,中國站在全局和戰略的高度,出台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34條指導意見。意在遠圖長慮,構築中國貿易高質量發展之路。

工業革命以來的全球經濟發展史已經證明並將繼續證明:自由貿易不僅是各國要素稟賦在日趨全球化的生產與交易中實現優勢互補的唯一最優路徑,而且是帶動后發國家實現經濟現代化,進而促進全球經濟有效增長的重要動力。

可以說,過去41年,世人見證了一個原本處於全球貿易價值鏈邊緣地帶的最大發展中國家,在得益於改革開放,尤其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向全球最大商品供給者和國際貿易最有實力參与者和體系建構者角色轉變的過程。如今,中國已是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夥伴。中國實際的貿易加權平均稅率只有3.4%,非常接近於美國的2.4%,歐盟的3%和澳大利亞的4%。中國也順勢從全球主要的出口國向主要進口國的角色加速切換。

全球多邊主義受到挑戰中國堅決捍衛的全球化以及奉行的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與個別國家推行的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形成了鮮明反差,中國有望引領新一輪全球化和自由貿易秩序變遷,使得發達國家有可能失去對全球貿易體系與規則變遷的主導權。這是它們不能容忍的。

中國致力於維護自由貿易體系眾所周知,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最重要受益者之一,也是致力於維護自由貿易體系的最重要力量之一。中國十分清楚,沒有改革開放,中國如今仍有可能是相對落後與貧窮的發展中國家。41年前的1978年,中國出口額為97.45億美元,進口額為108.93億美元;全年206.4億美元的進出口總額只佔全球份額的0.77%。而到了40年後的2018年,中國則是全球最大的貨物貿易國,2018年全年進出口總額高達4.623萬億美元(全球佔比11.75%)。其中,出口商品總額全球最高,達到2.487萬億美元;進口商品總額為2.136萬億美元,僅次於美國的商品進口總額,全球排第二名。

另一方面,作為全球多邊主義與自由貿易最重要平台的世界貿易組織(WTO),正面臨其創立25年的最大危機。一些發達國家一再公開質疑多邊規則和多邊機制的合理性,要求WTO啟動全面改革,甚至口頭上多次威脅「退出WTO」,動輒繞開WTO原則和規則,依據國內法對其他貿易夥伴實施貿易摩擦和制裁。強推基於本國偏好的國際經貿新規則、新標準。包括貿易政策、產業政策、環境標準、勞工標準等,以此替換國際多邊貿易規則,實現繼續控制全球貿易與產業發展主導權的目標。如果WTO改革停滯不前,或不能因應全球經濟貿易發展新趨勢,則貿易規則的塊狀化與集團化博弈趨勢將嚴重阻礙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顯著增加摩擦與交易成本。

儘管世界貿易組織本身並不完美,儘管其在處理髮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貿易爭端方面往往力不從心,但至少提供了促進全球投資與貿易便利化和爭端機制解決的最重要平台。況且人類迄今為止尚未設計出一種可以取代世界貿易組織的全新機制。換句話說,現有世界貿易體系依然不乏生命力,只是需要不斷完善與發展,而不是退出或廢棄。

捍衛自由貿易,不僅是促進中國自身發展的現實需要,也是被貿易理論與實踐證明了的鐵律。自從大衛·李嘉圖在1817年出版的《政治經濟學及賦稅原理》中系統提出「比較優勢貿易理論」以來,自由貿易不僅是先行工業化國家佔據全球分工頂端地位的重要推手,也是資本主義世界經濟發展乃至全球經濟發展的核心推動力量之一。按照李嘉圖的觀察,在充分自由貿易的制度下,每個國家自然會將其資本和勞動投入那些對它來說最為有利可圖的行業。而通過共同的利益和相互交換,有可能把個人同社會,各個國家同整個文明世界聯繫在一起。今天看來,李嘉圖在200年前提出的經典資本主義理論依然有很強的生命力。

另一方面,繼續鼓勵有條件的資本加快嵌入全球產業鏈,打造低中高產業鏈一體化通道,牢牢鉤住全球經濟。

今日关键词:黄子韬表白周杰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