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村子临安-一位一直在观察房屋坍塌情况的救援人员走过来向冯建占感慨-藁城新闻

  • 时间:

国泰机长通风报信

「我們是專業的救援隊伍,放心。」 馮建占說。

從下午18點到晚上24點,冒着各種次生災害的風險,救援隊用雙手挖出了最後一位失聯人員。一位一直在觀察房屋坍塌情況的救援人員走過來向馮建占感慨,「這個過程太危險了,我真的很佩服你們。」

臨安消防中隊的6名消防員加入了這支救援隊伍。確定名單前,中隊長蔣俊豪一個個詢問隊員,「前面非常危險,如果不願意進的話,可以告訴我。」

11日下午,蔣俊豪和馮建占所在的小組已經完成了全部村子的探查任務,準備回撤。此時,他們收到消息,銀坑村3名失聯人員可能被埋,所有隊伍迅速趕往銀坑村集合。

和梁曉瑞不同,馮建占的家人還不知道這個消息,「不打算告訴家裡人這件事,我爸媽七十多歲了,怕他們擔心。」

浙江在線8月14日訊(浙江在線見習記者 徐雪純 記者 曾楊希)攜裹着狂風暴雨,8月10日凌晨,第九號颱風「利奇馬」在浙江大地上肆虐穿行。這一天,杭州臨安樹木倒塌、房屋漏水、有的村子通訊中斷,臨安消防中隊的警報一聲接一聲。

因為缺少工具,救援隊只能徒手挖開泥沙,尋找失聯的村民。「當時我們沒有工具,不過即使有大型器械也不能用。」蔣俊豪說,泥石流沖刷了地基,邊上的房屋隨時可能坍塌。一旦使用大型器械,很有可能連救援人員也會被埋住。

10日23時出發前,他們預留了「遺像」

11日1點,雨漸漸小了,帶上簡單的破拆工具和通訊設備,小分隊摸黑出發了。進入各個村子的道路處處是塌陷,隊員們只能依靠頭燈微弱的光,照一步,走一步,用手上工具不斷試探能否前進。

15時,警報聲驟然響起,臨安區島石鎮、龍崗鎮一帶突發山洪,四十多個村莊上千人失去聯繫。

11日18時搜救中,他們用手挖掘6小時

能依靠的只有雙手,救援隊一點點搬開了石頭、磚塊。一些的樹木和房屋預製板,只能四、五個人合力才抬得動。隊員們的指甲縫裡全是泥沙,雙手幾乎無法彎曲。

梁曉瑞這一組的最終目的地是臨安島石鎮銀坑村,也是受災最嚴重的的村子。在前往村子的路上,他們遇到了一位四十多歲的阿姨,阿姨是從鄰村趕去銀坑村的,看到他們的時候嚎啕大哭,「我姐姐被泥石流埋在下面了。」

沒有人動搖,沒有人退縮。此時,所有隊員已經無暇顧慮自己的安全,只希望進去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消防員就是為了這種情況而訓練的,我們不上誰上!」 蔣俊豪的話語擲地有聲。

即使帶的已經是最精簡的裝備,也有足足15公斤。背着這些裝備,隊員們深一腳淺一腳地穿過泥潭,身上帶着被亂石刮出的血痕。

「緊急集合!」馮建占沒來得及洗澡,梁曉瑞回復父母的信息也才編輯到一半,他們放下臉盆和手機,和12位臨安中隊的消防員戰友一起迅速趕赴受災現場。

從10日下午15點到12日凌晨3點,臨安消防中隊14位消防隊員頂着風雨,逆風而行,在山村一線救援生命。他們留下了一個個美麗的背影,也留下了一個個溫暖的瞬間。

第一個失聯的人終於被找到,那是一個才2歲的孩子。馮建占的心裏咯噔一下,「我自己的孩子也只有2歲多,看到他就像看到我的孩子一樣。」

50多公里的艱難跋涉,在看到村子的那一刻都變得值得。有頭髮花白的老人抓着他們的手,不停地說,「消防隊來了!你們終於來了!「此時,他們身上橙色的救援服成了黑暗中最耀眼的光芒。

一支以幹部、黨員為主體的小分隊隨即成立。出發前,每個隊員都在臨時指揮部拍了照片。他們清楚,一旦發生最壞的情況,這就是自己留下的「遺像」。

10日15時警鈴響起,他沒來得及回父親的消息

颱風「利奇馬」已經登錄浙江,正向杭州逼近。下午14時,班長馮建占才剛回到隊里,他準備抓緊時間沖個澡,再去吃點東西。副班長梁曉瑞打開手機,在山東的父母看到了颱風來臨的消息,囑咐他注意安全。中隊早上吃飯的碗也還放着,沒有時間洗。

來不及休息一秒,救援隊一邊疏散群眾,一邊通過衛星電話向指揮中心報告受災情況。沿着他們的腳步,魚跳村、東塔村、上溪村、太平村……一個個失去聯繫的村子重新在地圖上亮了起來。在得知道路受損和人員傷亡情況后,增援力量相繼趕往40多座「孤島」,失聯了20個小時的村子重新與外界取得了聯繫。

「水裡泡的太久,腿腫了,腳上的水泡也都磨爛了。」馮建占是隊伍里資歷最老的消防員,從事消防工作14年,參与過08年雪災、12年 「海葵」颱風等多次重要救援任務。馮建占覺得,這應該算他遇到最艱難的任務。

出發前,「十八勇士」留下了合照。 臨安消防中隊 供圖

此時,雨勢越來越大,上游水壩告急,開始緊急泄洪。水越漲越高,在無法繼續前行的情況下,中隊接到指令,暫時退守龍崗鎮人民政府。「儘快進村救人」,成了他們心中唯一的想法。

雖然做好了心裏準備,各個村裡的情況還是讓隊員們覺得「慘烈」:房屋裡的洪水留下的痕迹有兩米深,在泥石流經過的地方,地基完全裸露,房子幾乎是懸空的。因為沒有電看不清情況,有些村民還留在這樣搖搖欲墜的房子里。

在臨安仙人塘村附近,前方道路完全坍塌,山洪傾瀉而下,落石就停在車輛前方兩三米遠的地方,細碎的石頭甚至已經劃破了汽車的輪胎。

馮建占的救援服在跋涉中被磨掉了顏色,即使清洗過也難以複原。 見習記者 徐雪純 攝

「十八勇士」進入村莊了解受災情況。 臨安消防中隊 供圖

提起這件事,梁曉瑞紅了眼眶,這個23歲的山東漢子喃喃道,「我已經儘力往裡面趕了,要是能更快一點就好了。」

天漸漸暗下來,臨安消防分指揮中心不斷接到電話,「我家人都在裏面,怎麼都聯繫不上,希望你們趕快去救援!」心急如焚的家屬甚至直接趕到消防中隊,希望早一秒得到親人的消息。

12日凌晨3點多,連續在一線救援了36小時的隊員們終於回到了中隊。隊員告訴梁曉瑞,父親已經給他打了無數個電話。他趕緊向家裡報平安,電話接通的時候,父親說的第一句話是「平安就好」。

道路不通,通訊中斷,亟需有人進入村莊了解內部的受災情況。23時17分,臨安區防汛抗台臨時指揮部決定成立由消防員、村鎮幹部組成的應急救援小分隊,18人分成三組先行進入島石、上溪、新橋等災區腹地。

「每一段路都十分驚險,水深的地方能沒過成年人的腰。」梁曉瑞說。遇到「斷頭路」,隊員們找來上游衝下的門板、木頭,搭起簡易的橋,從橋上小心翼翼的走過。這樣的橋,隊員們一共搭了4座。

11日1時跋涉50多公里,他們搭了4座橋

今日关键词:上海堡垒作者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