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影片中全篇所有的表演都是饺子自己演给动画师看-南通市新闻
点击关闭

饺子电影-《哪吒》影片中全篇所有的表演都是饺子自己演给动画师看-南通市新闻

  • 时间:

江苏考研成绩公布

「創辦『餃克力』工作室時,只有我和餃子兩個人。當時我倆在一個出租屋裡就創業了,就在客廳里搞製作。後來又成立了公司,發展到如今的100多人。」作為餃子10多年動畫事業的陪伴者,可可豆動畫合伙人劉文章告訴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

這期間,彩條屋陸續出品了《大魚海棠》《大護法》等影片,方特的《熊出沒》系列也一直坐穩國產動畫吸金的寶座,就連多次折戟的追光動畫今年初也憑藉《白蛇:緣起》打了翻身的一仗。但明顯都不夠,國產動畫電影還差一口「破圈」的氣。

「大聖已經是一個巨人了,我們將它當做我們前進的目標。『大聖』、『大魚』都是拼出來的,這也應該是『哪吒』的骨氣。」易巧激動地說道。

這也是『哪吒』的骨氣」雄心壯志有了,目標有了,團隊也搭建好了,接下來就是大幹一場了,但現實潑下來的那一盆冷水太快了。

見面后的兩人沒有聊投入資金和渠道,而是聊對《打,打個大西瓜》的理解,聊這幾年是怎麼過的。

「終於出了國產動畫電影那口『破圈』的氣」

5年來,影視行業經歷了從資本狂歡到泡沫幻滅,動畫公司洗牌了一輪又一輪,但對於推掉所有外包的餃子和彩條屋而言,他們的世界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將《哪吒》做好,拿回動畫電影人的尊嚴,也要通過努力,讓下游的公司吃飽飯。

「故事真的很好看,不過PPT是真的巨丑(大笑)」,這是易巧對餃子劇本大綱的第一印象。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如果不虧錢,我們就想做個《哪吒》三部曲」,易巧有些激動,「大概的故事方向都已經想好了,就是把哪吒這個人物做透,通過精神講他的成長」。

不過,餃子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目前在準備《哪吒2》的劇本,同時也還有另一部劇本,暫時沒決定先拍哪個,即便拍《哪吒2》,與觀眾見面也至少3、4年以後。

影片結束后,最後一個彩蛋的《姜子牙》出現時,觀眾自發鼓掌,彩條屋的下一部作品《封神》被揭開神秘面紗。對於觀眾「封神宇宙」的說法,易巧表示有些惶恐,「為時過早,我們還沒有那麼大的駕馭能力。只是神話的一個體系,我更希望團隊把第一部作品做好,把導演培養出來,以後再看能不能互通。我們還有其他神話人物,傾向於讓它們提前出場」。

餃子:很喜歡電影和動畫、漫畫。其實我最開始想當漫畫家。會畫畫,但是已經丟了很久了,當導演之後真的沒時間畫。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2015年,餃子、劉文章帶領着團隊成立了可可豆動畫,背後大股東為霍爾果斯可可豆動畫影視有限公司,其中霍爾果斯彩條屋持有霍爾果斯可可豆動畫30%股權。餃子和他的團隊正式開始了和光線彩條屋的合作。

6月底,《哪吒》製作尾聲時,易巧邀請IMAX團隊來觀看,出乎他意料,IMAX團隊看完《哪吒》后大為歡喜,隨即稱要努力促成IMAX版本的上映,《哪吒》也就成為首部IMAX版本的國產動畫電影,截止到8月1日,《哪吒》的IMAX票房超過9000萬人民幣,超越《瘋狂動物城》成為IMAX在中國最高票房的動畫影片。這對易巧和餃子來說,都是個極大的鼓勵。

「有些不靠譜的投資方找來說要投我,讓我寫劇本,後來才發現是空手套白狼;也有人找我,餅畫得很大,項目進展到一定程度后資金斷掉了,這些在動畫行業比比皆是。沒辦法,被騙就被騙了,能怎麼辦,創業多少都會遇到吧。」回憶起當初的「血淚史」,餃子調侃中頗有些無奈的意味。

圖片來源:主辦方提供國產動畫電影太需要一次證明了。《西遊記之大聖歸來》(以下簡稱《大聖歸來》)的逆襲一度讓人看到希望,但整體來看這四年,國產動畫電影依舊磕磕碰碰,備受質疑,再也沒有一部能複製《大聖歸來》的爆款相。

但隨着《打,打個大西瓜》的成名,餃子從純凈的動畫世界脫離出來,見識到了「人心險惡」。

記者 | 溫夢華 畢媛媛   編輯 | 杜毅 何小桃

從內容人的角度來說,易巧和彩條屋盡全力支持餃子,維護動畫人的尊嚴,解決了餃子的後顧之憂。但身為彩條屋的總裁,易巧同時也需要為公司、為團隊負責。

上映首日,八爪魚的討論量便飆升到了2萬多條,次日4萬多條,與此同時《哪吒》開始打破各項紀錄。完成了對動畫電影票房紀錄的一系列「通殺」。

《哪吒》完成最後一個步驟的時候暑期檔已經開場。

在這樣的環境下,要做原創、高品質國產動畫,面臨的首要問題是導演哪裡來?這時,在大學時期就看過《打,打個大西瓜》的易巧想到了餃子。

「整部影片的特效量多,難度大,預算又有要求。沒有哪一家特效公司在剛看到我們的需求時就答應下來。所以最後就只能化整為零,找小團隊來磕。」劉文章解釋到。

不過,在被問及是否有崩潰或想放棄時,餃子仍毫不猶豫的給出了「經常」的答案。隨後餃子自嘲,「沒有辦法,失控會讓事情越來越糟,只能強壓怒火,建築自己溫柔的一面,整個中國動畫的工業體系的確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壓力一定是有的,《哪吒》屬於國內一線動畫電影的投資預算,我不喜歡做中庸的事情」。有人跟易巧說,花2000萬元做一部電影,加上宣發,影片過2億就回本了,之後就是賺錢。「這就是廢話」,易巧憤怒回擊,「你看市場上有2億的動畫電影嗎?要麼千萬或者百萬,要麼就超過四、五億,動畫電影不存在中庸」。

然而,在被告知8月也可能完成不了時,易巧當時就崩潰了,立馬跑到了成都,找了國內最有經驗的特效總監去幫導演盯後期製作。在7月5號最終完成時,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氣,緊接着《哪吒》提檔了。

每經記者:突然就火了,現在什麼感想?

對話爆紅之後的餃子:「現在只想安靜地做個美男子」

每經記者:在每次壓力大,想要崩潰的時候您怎麼調節自己的情緒?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主題明確,打破成見,但同時又有輕鬆易懂的笑點,這是《哪吒》最大的優勢。「在中國大賣的,都不是全世界的爆款和那種合家歡,如《尋夢環遊記》和《瘋狂動物城》,前者探討沉重的死亡話題,後者則講的階級對立,包括宮崎駿大賣的作品,都有強歷史包袱在裏面表達」。弄懂了這個點, 也就不難理解《哪吒》為什麼能一路突破想象的票房上限了。

今年的暑期檔充滿了一種變化莫測的味道,如果用情緒來形容,就是悲觀。撤檔、改檔的事幾乎天天都在發生。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而在「死磕」《哪吒》劇本的這一年裡,國產動畫電影也開始迎來了一個爆發期。2015年,當大聖在山崩地裂中絕地反擊,火一樣的戰袍燃起時,國產動畫電影終於迎來了9.5億元票房的高光時刻。隨後,2016年的《大魚海棠》也斬獲近6億元票房,市場再次關注到國產動畫電影。

圖片來源:央視新聞第一眼見到哪吒,我們都會被那個畫著煙熏妝、走路手插兜的形象嚇到,但這恰是顛覆傳統與世俗的一次大胆嘗試。易巧特意飛到成都去見餃子的那一面,讓「哪吒」終於活出了自己,也讓國產動畫再次「逆天改命」。

每經記者:易巧第一次見到你,覺得你很自律,當時就已經做好要長期做這一行的打算了嗎?

「那天他們的笑深深地打動了我。我和餃子知道《哪吒》會好,至於好到什麼程度,不是我們能夠掌握的,我們盡最大力做完就可以了。」

餃子(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溫夢華 攝)

巨大的壓力和高強度的工作節奏,讓磨合和理解在整個過程中顯得格外重要。讓人意想不到是,《哪吒》影片中全篇所有的表演都是餃子自己演給動畫師看,動畫師再照着導演的表演去做。

壓力不僅僅是外界的,來自內部「自找」的壓力也是一環扣一環。在餃子看來,劇本磨了那麼久,如果後面的設計、製作、配音環節等標準不夠高,就對不起劇本。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對於這樣的評價,餃子也頗覺得有些委屈。「我也沒辦法。要做出好作品來,只能承受,後面我已經很仁慈了。」雖然如今看到的《哪吒》在現有條件下做到了最好,但對於餃子來說,只做到了他想象中的80%,「雖然有遺憾,但目前這樣算是一個平衡的結果。」

餃子:一個特別無趣、特別呆板,固執的人。他們都說我固執,但我覺得我堅持都是有道理的。

餃子:沒辦法,硬調(笑)。只有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成熟,想想失控之後只會讓事情變得越來越糟,就只能強壓着怒火,建築自己溫柔的一面,然後繼續把工作進展下去。

由於製作遠遠超出了製作公司的難度,在得知暑期可能上不了時,經過一番考慮的易巧還是決定延期。「一定不砍,畢竟我們前面都做了四年的功課,要是砍了那就相當於認輸了」,最開始《哪吒》定檔在8月26日。

餃子:其實和我之前的專業有關,藥學。我知道很多科學家做十多年試驗,一直在實驗室裏面忍受孤獨寂寞煎熬,但最後可能也是做不出任何成果。這種是常態,所以我覺得花幾年做一個動畫沒有什麼特別的。

17億,是《哪吒》已經取得的成績。對於彩條屋和餃子來說,早已是個圓滿的結局,但下一站不過剛剛開始。

距離見面半年後,餃子帶着自己挺有信心、編的挺過癮的劇本大綱來到北京,卻沒想到成了「批判大會」。「十多人看劇本,每個人都在說自己心目中覺得可以更完美的地方,最後我感覺我都要炸掉了。」

在距離《哪吒》正式上映還有15個小時的時候,易巧正坐在光線傳媒(300251)的一間小會議室里,思考着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微信號:nbdnews)記者剛剛問出的問題:「作為最了解片子的人之一,現在回過頭來看,這部影片最打動你的是哪個時刻?」

那段艱難的日子留給劉文章的印象是「絕望」,但動畫電影人,始終還守有內心的一片凈土和堅持。「沒放棄,更像是處在一個彷徨的低谷期,覺得在國內要做出好動畫太難了。當時國產動畫還處於『沒見過春天』的階段,所以光線找到我們時,有點意外。」

4年間,彩條屋和光線出品了《昨日青空》《大護法》等作品,還引入了《你的名字》《千與千尋》等日漫。「都賺錢了!」易巧稱,但對他來說,這隻是權宜之計。

來不及休息,一早就瞄準了暑期檔的《哪吒》火速開啟點映,隨後口碑呈星火燎原之勢爆發。「我命由我不由天」 「人心的偏見是座大山,你是誰只有你自己才說了算」,那些燃爆劇情的台詞,句句也是「餃子們」的心聲。

這種慘淡也是國產動畫電影的現狀。《大聖歸來》的火爆一晃已四年過去,「國漫崛起」在這期間也由嘹亮的口號成為迷失的方向。無人接棒《大聖歸來》,包括彩條屋自己。

合作就這樣定了下來。如今看來,當初的那次見面冥冥中成為《哪吒》成功的伏筆。于當時尚未正式成立集團的彩條屋而言,第一部深度參与的影片開始有了着落;而對於餃子來說,則是終於等到了讓他大展拳腳的機會。

易巧接受每經記者採訪(圖片來源:資料圖)

誰都想成為下一個「大聖」,但誰也沒有做到,直到「哪吒」出現。

聊着聊着,易巧突然對當時帶着團隊主要做些外包的餃子說:「你能不能把你那些外包全都推掉,也不接別的電影,我們就花3~5年做一個片子,你不用像以前那麼焦慮,你的公司也不用擔心,我保證你三年不用去考慮收入問題,做成了就成了,做不成我們也認。」

磨了5年的《哪吒》在前期甚至不叫「不被看好」,而是「無人知曉」。燈塔八爪魚數據顯示,截至7月5日,《哪吒》的討論量僅為22條。

往大了說,春節檔之後的影市就一直處於低迷狀態,雖然偶爾有《復讎者聯盟4》這樣的全球爆款,但更多時候,一塊巨大的石頭壓在所有電影人、影院人的心上。大家迫切渴望看到國產電影的「光」。

《哪吒》最終完成的那一刻,《大聖歸來》的導演田曉鵬也在現場,他們互相跟餃子擁抱,那是種壓了五年的石頭終於落地的心安。

《哪吒》的準備甚至早於《大聖歸來》上映的2015年,在國產動畫尚處於莽荒之時,彩條屋總裁易巧和導演餃子就早已決定了要做一部改變世人成見的動畫電影。

每經記者:您是因為熱愛電影才選擇轉行嗎?您會畫畫嗎?

伴隨着易巧的回憶,時間撥回到5年前。

那個時候,首次創下國產動畫電影最高紀錄的《大聖歸來》還沒有出現,就連如今在春年檔佔據一席之地的《熊出沒》系列也只是剛剛推出第一部,整個國產動畫市場還處於緩慢的發展階段。

這無疑是每天按時起床、睡覺、鍛煉,自律克制的餃子所等待的機會。「在我看來,他克制、堅韌,保持這樣的工作狀態和節奏說明他是有野心的。他在等一個爆發他所有能力的機會。」易巧說。

每經記者:讓您評價您自己,您會給出哪幾個關鍵詞?

無限接近並以《大聖歸來》為目標,是《哪吒》的使命。對於彩條屋來說,需要更多其它的作品持續為《哪吒》輸血,為哪吒保駕護航直到順利成長。

「餃子就是哪吒」。「不變態的導演做不出好作品」

不過,在他看來,這並不見得是一個可持續的方法,還是希望國產動畫工業化的體系能夠儘早搭建起來。

憋着這口氣,哪怕外界風起雲湧,彩條屋和餃子也獨居成都一隅,埋頭做自己的動畫,想要證明自己。

片刻后,他給出了一個讓記者頗有些意外的答案:是我第一次見到餃子的時候。

去年有媒體採訪易巧,問他對未來電影市場的判斷,他當時回答,未來三年市場上一定會出現20億級別的動畫電影。「那時候,中國動畫才算是走向成熟」。

「『大聖』、『大魚』的市場都是拼出來的,

餃子:讓我早點回歸平淡,我只想安靜地做個美男子,想馬上去喜馬拉雅山寫劇本。

嚴格來說,《哪吒》是彩條屋第一部花了重大精力、全程參與制作的影片,是彩條屋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步,此前的《大聖歸來》和《大魚海棠》更多是後期加入。

7月5日,歷時5年、趕着在暑期檔上映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簡稱《哪吒》)終於完成了最後一個步驟。看着開懷大笑、長舒一口氣的團隊,易巧走回辦公室,拿出一個信封,默默寫下了一個數字。

那是易巧內心深處一個柔軟的秘密。具體的數字我們不得而知,但如今看來,無論是創作的艱辛,還是肩負暑期檔的厚望,《哪吒》都沒有讓人失望。8月3日10時許《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已高達17.46億元,超過《瘋狂動物城》15.30億元,位列中國影史動畫電影票房第一。

圖片來源:豆瓣截圖「我選導演的要求就兩個:一個是變態,一個是窮。不變態的導演我覺得做不出好作品,因為動畫片更純粹,所以導演必須心無旁騖而且要有非常高的要求。」在易巧看來,餃子就是這樣「變態」的人,「棄醫自學動畫,三年用一台破電腦做出了獲譽無數的《打,打個大西瓜》,太不可思議了。」

採訪中,對於導演餃子的評價,記者聽到最多的就是「非常嚴格、變態」。

餃子接受每經記者採訪(圖片來源:資料圖)

這個數字,是他對《哪吒》的預期,也是他認為《哪吒》值得獲得的一個回報。

其實,在《哪吒》成片完成的那天,大家開玩笑地猜測起電影的最終票房,輪到易巧時,他拒絕了回答,「這片子對我太重要了」。

「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樣,我想象中做動畫的人應該是天天悶在家裡,喝可樂吃炸雞,可能有一點胖。」但當時已經30多歲的餃子,讓他想到的形容詞卻是:年輕、白白嫩嫩、長得很可愛。

餃子的好故事和大綱給了易巧和創作團隊更多的靈感和啟發,大家都覺得劇本還有很多值得深挖的東西,能夠做到更好。於是,在硬着頭皮、苦思冥想改了66稿之後,餃子終於改出更完美、更滿意的劇本,易巧開玩笑到:「連我都改成了故事主創之一。」

「你和餃子熟了的話,就會理解他的講話方式、幽默方式。他可能會把所有東西都藏在自己心裏,包括小委屈、小興奮,他其實是一個內心非常有趣、很可愛的人。」經過4年多的相處,餃子給易巧留下了這樣的印象。

壓力隨之而來。「大聖」的出現,讓易巧和餃子覺得,在質量和票房上接近「大聖」應該是《哪吒》的目標。

當天晚上散場之後,易巧拿出筆和信封,將對《哪吒》的期待一筆一畫寫上,然後封存起來。

事實上,遇見易巧時,餃子已經34歲了。雖然從2008年成立「餃克力」工作室開始了自己的動畫創業,但一步步卻走得並不容易。

「我們一年要能拿出2~3部質量還不錯的電影,而不是等3~5年才出一部,觀眾不會等你,也培養不了觀影習慣,動畫電影這樣永遠只是個邊緣的產業」。

2014年,飛到成都的易巧第一次見到了餃子。

圖片來源:貓眼電影事實上,最先瞄準暑期檔的《哪吒》不是沒有考慮過放棄暑期檔。

今日关键词:公积金缓缴新政